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城管文化>>学习资料
我的父亲

录入:zfjqx  www.tacg.gov.cn   2015/3/26  人气:1117

    清明时节,我又想起了我的父亲。他离开我们已有六年之久,长眠在他劳作一生的土地里,起伏的沟坎下那个圆圆隆起的土堆,成为父亲永远的归宿。他头枕凤凰山,脚蹬胜利渠,应该是不错的风水宝地。父亲生命的年轮永远定格在七十九岁上。
    父亲年轻时当过兵,曾跟随陈毅的部队渡江南下作战,解放了大上海。他在火线上入党,受过奖,立过功,虽然现在已无法从父亲口中得知过去参战的情形,但我知道他是一个英勇善战,敢于冲锋陷阵的铁血硬汉。我了解父亲,因为我的血管里依然流淌着父亲的血。母亲每当从电视上看到万炮齐鸣的渡江场面,会常常提起父亲,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,似乎想从电视里冲锋的人群中找到父亲。
    后来,父亲做过煤矿工人,又去内蒙古干过建筑工人,他就像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,向往着奔向更为广阔的天地。最终,父亲选择了家乡那片并不肥沃的土地,做了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因为他要尽到作为一个儿子的责任和丈夫的义务,要在家照顾我年迈的爷爷奶奶,更要挑起养育众多子女的家庭重担,父亲犹如折翼的雄鹰,只能默默蛰伏在贫瘠的乡间村落里,终老一生。
    作为泰山故里,孔孟之乡,父亲崇尚孝道,勤劳智慧,心灵手巧,热心助人,无论做什么事情,他总能成为乡民中出类拔萃的人物,受到推崇和敬重。在他的教育和浸染下,记得小时候挑不动水,我和弟弟抬水,总是忘不了先把爷爷奶奶家的水缸倒满,然后才轮到自己家。我爷爷有痨病,晚上我陪他睡觉,为他端水端尿盆,一阵咳嗽过后,爷爷会把大口的粘痰吐向靠床的墙壁,把墙面当成了他最方便不过的痰盂,我没有嫌弃,直到爷爷去世的头两天。我知道。是父亲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播撒下孝道的种子。有一年春节,贴完春联后,父亲左看右看,总觉得还缺些什么,他让我叫来邻家大哥,在大门上方郑重的题写上“忠厚传家”四个苍劲大字,现在想来,这也许就是父亲心中的家风,他时时提醒着我们把传统美德代代相传。
    在大集体时期。作为集体中的一员,父亲对家里的事情似乎关心不够,相反,对外面的事情却热情高涨,干劲冲天。他的生命好像只属于广阔的大有作为的农村天地,属于成千上万的乡邻百姓,他干了多年的生产队长,每天早出晚归,不辞辛劳的奔走在田间地头。对地块的面积,墒情,庄稼的长势,季节农时,劳动进度等都了然于心,人员安排井井有条。记得队里为了抢农时,午饭要送到地里吃,社员们会一哄而上,争着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,这时,父亲却没了踪影,他是在查看地块,想着下午的农活该如何安排,等回来后,饭也没了。只好饿着肚子继续下午的工作。水是农业的命脉,所以每年冬季农闲,村里会组织人力挖大井,对于这种利国利民的好事,父亲自然不会落后,他带着拼命三狼的劲头,当仁不让得打起了头阵。他爬上爬下,身先士卒,哪里最苦最危险,他就到哪里去,别人不去他去,别人不干他干,最令人心疼的是在冰冷刺骨的水中,他常常一站就是一天,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体。对于这种大公无私的奉献,我的叔叔们劝说过多次,要他以身体为重,不要再拼了。背地里有人说父亲犯傻,究竟图个啥,他知道后不为所动,依然我行我素,真正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
    父亲的热心肠在周围也是出了名的,无论谁家有个难事,他们一准会想到父亲,无论是婚丧嫁娶,夫妻吵架,儿子分家,父亲都乐于出面,而且大都能迎刃而解马到成功。凭着父亲的热心和劝解能力,在村里赢得了好的口碑和名声。有一件事值得一提,在一个冬天的夜晚,村里人大多已入睡了,忽然从村子东头传来有人跳井的呼救声,惊动了半个村庄,父亲闻讯赶到,只见几个壮劳力围着井口惊慌失措,他赶紧让人拿绳子拴在自己身上,不由分说下到了黑洞洞的水井里,最终人成功救出,父亲却因井水的浸泡病了一场。
    直到分田到户以后。父亲才真正属于这个家庭,才心无旁顾的用心经营起属于自己的日子,除了管理好责任田外,父亲尝试着发展副业为家庭增加收入,他先后卖过豆腐,炸过油条,打过烧饼,生过豆芽。推着小车走街串巷的叫卖,做这些买卖,虽然没有发财,却使家庭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,使这个整天为吃不饱饭而发愁的大家庭第一次买上了收音机,自行车,甚至还买了黑白电视机。可是,对于种了一辈子地的父亲来说,他最擅长的还是种地和养殖,父亲养母猪是最有心得的,经验极为丰富,村里的养殖户遇到问题都会前来向父亲求教,父亲对小猪仔的百般呵护要胜过自己的孩子,我亲眼看到冬天为了给他们取暖,亲自抱进了自己的被窝里,当时我有些不解,后来才明白,那可是整个家庭的经济支柱,吃盐打油全靠他们了。父亲是种地能手,他视土地为生命,把所有的心血和希望寄托于土地,用一生坚守着自己的精神家园。他种的生姜是周围十里八乡最好的,路过的人会不由得停下脚步,与父亲攀谈,寻求高招。他种的冬瓜大得惊人,在镇上上班的堂哥看到后,惊叹不已,情不自禁的题写上“瓜王”二字。父亲不允许他种的地里有一棵杂草,常常天不亮就在地里侍弄他的庄稼,他在地里打井,安上水泵,家也按在地里,晚上一个人独自守候着他的庄稼,更守着一份希望未来和梦想,他用生命换取另一种生命。
    父亲心灵手巧,家里不管什么东西坏了,他总能化腐朽为神奇,出人意料的修好,他用废旧料改造的各种小农具,用得得心应手,即快又省力,别人看后也学着仿造,却总是不得要领。冬天谁家的炉子不上火,也会让父亲给套一套,着起来呼呼生风,即省炭又暖和;一次随父母去姥姥家走亲戚,走到河边时,父亲停住脚步让我们先去,他说他随后就到,到家后,当姥姥问起父亲时,父亲正巧也进了院子,手里却提着两条鱼,是刚从河里捉来的,父亲变魔术一般给我们献上了一道美味佳肴。
    父亲对我们虽然严厉,却不失父爱,小时候时常看到哥哥们垂首恭立于院子中挨批的景象,更清晰的记得夏天晚饭后父亲抱着草席,领着我和弟弟到大街上纳凉的情景,我和弟弟像两只温顺的小猫躺在父亲的两侧,数着天上的星星听父亲讲故事,透着浓浓的亲情,是多么的和谐幸福,七九年对越自卫反击战,得知我大哥参战的消息,整个家庭陷入了惊恐之中,母亲整天以泪洗面,做着家务活时常发愣,父亲当然不会轻易流泪,却总是不停的念叨,一个新兵蛋子,枪也几乎没摸过,子弹过来也不会躲避,这不是去送死吗、我要能去就好了,言语中透出深深的担忧与牵挂,彰显出浓浓的父子之情,父亲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前线把哥哥换回来。当得知哥哥平安回来时,父亲再也无法掩饰自己,老泪纵横起来。可想而知,当时父母承受了多大的压力,经受了怎样的煎熬,我相信父亲的话,从枪林弹雨中走来的父亲,在战场上的确比我大哥强百倍,如果一命换一命,父亲情愿用自己的命换回哥哥的命。有一次我的姐夫和姐姐吵架,姐姐哭着回到娘家,要求父亲给她出气,并说不想再回去了,父亲听后怒气冲天,厉声训斥道;咱们这个家庭不兴这个,你要还认我这个父亲,吃过饭赶紧回去,好好过日子。姐姐最终没能搬得救兵,只好领受着父亲的一顿数落乖乖的回去了。父亲的家教与品性,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的子女,树立起极高的道德标杆。我的奶奶生病,父亲在床前伺候了大半年,直到病逝,出殡那天,父亲伤心至极,他撕心裂肺的哭声感天动地,她那双死死拽着棺木不肯松开的手让人心碎,我明白,父亲是在用孝心来感动上苍,让奶奶死而复生,父亲真的舍不下他的母亲。
    父亲操劳一生,精力旺盛,不辞辛劳,他那瘦小的身躯里仿佛蕴藏着无穷的能量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由于父亲先前多次遭受冷水的浸泡,使他患上了脉管炎,当时家庭条件差,治疗不及时,致使病情加重,从脚趾开始腐烂,并逐渐向上发展,最后导致整条左腿截肢。从此,父亲坐上了轮椅,也告别了他钟爱一生的土地,村外的田地里,再也找不到父亲操劳的身影,可父亲永远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地里去不了,就在自家的院子里见缝扎针,种植各种蔬菜,即使在背阴的墙角下,父亲种的菜依然不可思议的长势惊人,这使我不得不佩服他这种点石成金的超凡本领。每当我看到父亲在院子里拖着一条腿,使不再平衡的身体跪伏着侍弄自己的菜地时,我的泪水常常会夺眶而出,我感动于父亲身残志坚不向命运屈服的坚强信念,感动与父亲自强自立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顽强精神,感动与父亲身上逬发出的无限强大的生命力。当父亲一身寿衣,静静的躺在堂屋正中央时,院子里的蔬菜正长得郁郁葱葱,青翠欲滴,可他的主人永远的走了,再也无福享受自己精心种出的蔬菜了。
    父亲走得匆忙,晚上送到医院,第二天早上便停止了呼吸,是动脉血管瘤的破裂最终夺走了父亲的生命,对于这样的结果,谁也没有想到,其实父亲还有很多事要做,很多话还没来得及说,就在去医院的路上,他还一直牵挂着我弟弟盖房子的事,不断问着水泥盖好了没有,剩下的沙灰用完了没有,工具都收好了没有,说这些话时,父亲是忍着怎样的剧痛,那是一种连麻醉药都失效的痛,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,因为疼痛,父亲却从来没有叫喊过一声,甚至连痛苦的表情都没让我们看到过,父亲不愧是铁骨铮铮的硬汉,他坦然面对死亡,至死没有呻吟过一声,他把自己最完美,最坚强的一面留给了他的后代。
    父亲一生养育了八个儿女,他含辛茹苦把我们养育成人,并各自成家立业,他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这个家,献给了他的八个儿女,他饱尝苦难,直到晚年也没有享到一天福,看着自己的儿女成家立业,他心里是幸福的,一次邻居看到父亲,说他气色好,脸上光滑油亮,父亲喜出望外,连连说道,这阵子我天天喝骨头汤,营养好,脸上洋溢出难得见到的幸福和满足,骨头汤俨然是父亲这辈子喝到的最好的东西了,几天后,母亲熬得骨头汤还在,父亲却不在了。
    我从来不相信灵魂的存在,可对于父亲,我相信,我知道,父亲一直在天上或者地上的某一个地方远远的看着我们,时时保佑着他的儿女,您的肉体已随烟而去,可您的言传身教,您的气节和风骨,品格和精神却永远存留在儿女们的心目中,融入到我们的血脉里,你用平凡诠释伟大,用刚强书写人生,您的儿女将永远缅怀他们最崇敬的父亲。
    父亲,安息吧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岱岳区粥店执法所教导员  王文
返回】 【顶部】 【关闭

 
主办方:泰安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  

电子邮箱:zfjxjk311@163.com 联系电话:0538-8538558 地址: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金山路32号

网站浏览:   鲁ICP备05004707号